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创消息 >这个真诚的民谣歌手要发新专辑了,我要去支持他!

这个真诚的民谣歌手要发新专辑了,我要去支持他!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11-23 15:15:18
  • 作者:我们的民谣与诗

蚂蚁先生

白羊男

民谣歌手

家乡洪泽

代表作:《三亩水田》《米色窗帘》《上马墩》


"如果好民谣必须来源于土地,那我不是,我骨子里喜爱交通便捷,买烟和手纸只需要下楼左拐走两步的中小城市生活,还有清爽洋气的姑娘,虽然我本身来自乡村。”


“但我也不是都市民谣,我本身的生活方式不是都市白领金领,绝不完全只是小清新。”


“时间会证明我作品的价值。沾满生活气息的,温暖的,积极的,富于矛盾和思辨的。”


“也有可能被证明为是垃圾。”


“寒冬已至,你们懂的。”


——蚂蚁先生


本场演出不仅是蚂蚁的新专辑首发演出,

也是蚂蚁先生整编乐队的首演。


音乐总监 时剑波


吉他 侯嘉顺


贝斯 坦克


键盘 赵毅凡


鼓手 小虎


嘉宾


“量哥是活塞和一缕炊烟的老板,如果没有量哥提供的稳定收入和一缕炊烟伸手可得的书籍,这两年还是像过去疲于奔命,这张专辑会像第一张毫无进步,甚至歌还没攒够。


量哥自己是位充满传奇色彩的民谣歌手,明年也会发布自己的专辑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网易云搜索“曹量”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——蚂蚁先生



蚂蚁先生“这个世界很民谣”专辑首发



『时间』

2017.12.22  20:30

周五


『地点』

无锡南长区太湖大道向阳南路N1955创意区3号楼


『票价』

预售:60元

现场:80元

  


购票方式


或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进入购票页面

演出当日可凭获酒水五元代金券一张




和蚂蚁很熟,但一直没有时间好好聊一下,引用爱摇对蚂蚁的一篇采访吧,里面有最真实也最真挚的他。


公众号:我爱摇滚乐Fanzine

采访:陈郁

 

一个没有在街头演唱过的人,会是民谣歌手吗?


对于民谣这种更需要与生活方式契合的音乐形式,在街头讨过生活,才能更加了解现实的酸甜苦辣。


蚂蚁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曾经在街头演唱,被围观喝彩过,也被无情驱逐过,他在自己写成的同名歌中留过往昔的印记,就像他从张楚的歌中发现了“蚂蚁”这个名字,渺小但又勤奋,辛劳但又豁达。


他写了些歌,在抒情或者叙事的过程中,有迷惘的时刻,也有单纯的过往,有对苏北小城的家乡眷恋,也有对城市生活的各样观察,演奏和嗓音透着拙朴,虽然榜样的影响不时显现,但这些弹和唱也都是穿透了光和尘土后的沉淀,在著名音乐人时剑波的帮助下,他把这些作品录制成集,取名《这个世界很民谣》。


民谣无疑是当下最为流行的音乐风格之一,但蚂蚁先生口中的“民谣”与潮流中的民谣又是怎样的对应关系,还是听他来说吧。

 


Q:先请做一下自我介绍可好,还有方便说一下原名吗?

蚂蚁先生:大家好,我是蚂蚁,近期一直在南京,33岁,原名是个秘密......

 

Q:“蚂蚁先生”这个名字从何而来?选择这个名字又是基于怎样的初衷?

蚂蚁先生:很长一段时间的谋生方式是做街头歌手,有时觉得挺快乐,就像张楚的《蚂蚁蚂蚁》里描绘的那只胸无大志的蚂蚁,有时很心酸,被城管撵来撵去,感到失落时更觉得自己像只蚂蚁,很渺小无力的一只蚂蚁,2010年写了首歌取了这个名字,后来朋友都叫我蚂蚁。

 

Q: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音乐的,当年喜欢的风格有哪些,其中有什么契机,或者有特别影响你的人吗?

蚂蚁先生:我的故乡是个小县城,身边所能接触到的都是大众音乐,高一听到了Beyond,心底里就特别想学吉他,但周围也没人会弹,直到高考完了同学聚会,发现一个小学同学居然会弹唱,他是初中毕业去市里读中专,在中专里学会的。每次回家见到他都开玩笑的骂他:“是你把我的人生引到一条贫穷不归路。”

 

Q:音乐学习历程能否聊聊?

蚂蚁先生:和前面提到的小学同学学了两个和弦后,就开始了大学生活,大学阶段才接触到国外的经典摇滚乐,然后就留长头发,天天爬格子,一栋楼里弹吉他的男生还挺多,又出现了第二位教我的人,他对我影响很大,带我听了很多新鲜的东西,他影响了我的审美,他现在也是一个独立音乐人,他叫鱼果,我见到他时每次也会骂他,“都怪你丫拉我跟你弄英伦,吉他基本功没上去。”其实就是骨子里喜欢吧,没严肃的学习过,没想过会做这个职业,手指又短又硬,一直是作为个音乐爱好者的态度在学习,可能理科生比较爱钻牛角尖,练着练着就想弄清楚和弦为什么这么配,就去图书馆找乐理的书啃,如果特别喜欢一首歌,就会充满好奇心的去扒带解构它,完全是从爱好者的角度去钻研。性格使然吧,感兴趣的事情就会想弄明白。不知不觉的在积累,然后可以靠音乐谋生。

 

Q:最早的音乐创作始于什么时间?促使你开始创作的契机又是什么?

蚂蚁先生:大三时写了第一首歌,其实是懵的,总觉得像在哪抄来的,写给一个喜欢的女生。

 

Q:你的新专辑叫《这个世界很民谣》,民谣在这里变成了形容词,对于你,民谣意味着什么?

蚂蚁先生:我是想让(听众)每个人自己来解读,你如果觉得民谣很美好,那可以说这个世界很美好,不过我自己的解读是所谓的民谣,充斥着千篇一律的套路,歌与歌之间的雷同感,无病呻吟,有些歌甚至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。而我自己的歌套路化也很强,其实也是在自嘲,也可以理解为这张唱片很民谣,很一般。但其实我是爱民谣的,只是自己做的确实还不好。《冬阳》的歌词里也写到“新砖越听越乏味”。民谣歌手的称号是很神圣的,比如万总,刘东明,钟立风,我觉得我还配不上。说到底否定的只是自己和很多不配称作民谣的民谣。

 

Q:这是你的第一张专辑?

蚂蚁先生:其实这是第二张,2014年时出过一张非正式的。这是第一张正规出版物。

 

Q:民谣吸引你的原因又是什么?

蚂蚁先生:文字的美感,思想性,批判,打动人。

 


Q:民谣可能比其他的音乐形式更需要音乐与生活方式的契合,你怎么看?

蚂蚁先生:我也是这个观点,而且很极端,我的歌都是来自自己的生活,也许是自私?神经末梢只能感知真实存在的喜怒哀乐。也许下一张会尝试写别人的故事。

 

Q:现在民谣正热,怎样看到国内民谣的发展?

蚂蚁先生:有热度是好事呀,从业者会更多,塔底的炮灰足够多,金字塔的塔尖才能更高,写的足够好才能最终走出来,很热吗?我的唱片好难卖,哈。

 

Q:你做音乐的态度和关注的重点,有没有发生过转变?

蚂蚁先生:暂时还没有,关注的还是自己感受到的东西,不会为了批判而批判,完全是影响到自己的体验了,才会批判。比如《蚂蚁先生》、《蒙着灰的天空》。

 

Q:现在,你的一天通常是如何度过的?

蚂蚁先生:现阶段我觉得自己最薄弱的环节是歌词,所以空余时间阅读比练琴要多,每天晚上在咖啡馆驻唱。

 

Q:你平时听得音乐都是什么类型?有哪些音乐人对你产生过影响?

蚂蚁先生:国外的更多点,基本都是2000年之前的乐队,影响最深的还是李志。

 

Q:录制《这个世界很民谣》的时候,你是一种什么状态,录音的目的是什么?

蚂蚁先生:挺焦虑的,睡眠很差,一想到为了它欠了三万块,就想把改得尽量满意,否则对不起自己,歌词基本都是录唱前一分钟才定稿。攒钱不容易,做专辑的目的肯定不是玩票,希望这笔钱花下去后巡演票房能好点儿,演出能多点儿。

 

Q:录了多长时间?

蚂蚁先生:半年。

 

Q:时剑波是这张唱片录制中,你的合作者,同他的合作是如何促成的?其间有没有在合作中又擦出花?

蚂蚁先生:时老师是我偶像之一,这张专辑特别感谢他,制作费打了对折,哈哈,合作的过程中一直在骂我,各种骂,比如这个和弦太傻,还会骂我的普通话。有的地方起争执时,他甚至说如果听你的也可以,不要写制作人是他。两首歌磨合之后,我基本就不发表意见了,我想到的他都会想到,我想不到的他也会想到。和时老师的合作应该会一直持续下去,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人还是他。

 


Q:编曲似乎也没有安于民谣模式,进行了更多的风格元素尝试?

蚂蚁先生:我爱的只是民谣的思想性批判性,至于编曲,我觉得哪怕用了电子,气质还是在的。

 

Q:录音期间,有没有特别难忘的经历?

蚂蚁先生:到了夏天时很热,录音棚是刘博雍老师家的地库,没有隔断,录音时必须关空调,否则有噪音,录一段我们就得停下吹吹汗抽支烟。

 

Q:这张专辑,这张唱片从筹备到发行,经历了多长的时间?

蚂蚁先生:2017年1月底第一首歌进棚,9月底拿到实体唱片

 

Q:专辑中的作品创作周期跨度大吗?

蚂蚁先生:2014年7月写了这张的第一首歌《浪莎》,16年10月时觉得攒够歌了,但是还缺两首和爱情无关的歌,挺不喜欢整张都是情歌,11月时写了《红双喜》,写完觉得可以做了。

 

Q:《米色窗帘》是一首很特别的歌,能否聊聊当时这首作品的完成过程?

蚂蚁先生:我是个很纠结矛盾的人,这首歌主要是和自我的对话,但是疑问并没有解决,这是首关于爱情的歌,打动到的人应该和我是同类吧。

 

Q:《三亩水田》、《冬阳》、《再见》、《百家湖,我们的车窗升起了雾》这些歌中,都能感到关于爱情的情感线索,爱情是你的一条创作主线吗?

蚂蚁先生:是的,大多数情况,爱情更能触发写的冲动,楚爷说:“我们都必须恋爱。”,不过《三亩水田》不是一首纯情歌,想做的温和性批判,哈

 

Q:专辑首尾两首《三亩水田》和《浪莎》中对于家乡和城市的描述,一个明亮一个灰色,家乡和城市生活对你的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?

蚂蚁先生:故乡对我最大影响就是不标准的普通话,我离不开城市生活也离不开故乡,所以选择在离家158公里的南京工作。

 

Q:《红双喜》为什么采用了乐队编制?

蚂蚁先生:预算很有限,只能挑一首自己最喜欢的歌用乐队实录。当时最喜欢这首歌,但人是会变的,后来不喜欢了,哈,有点后悔,如果重选,我会把《蒙着灰的天空》录的更好些。

 

Q:专辑中的曲目,请你做特别推荐的话,你会选择哪几首?

蚂蚁先生:哈,我有点怀疑自己,我最喜欢的《蒙着灰的天空》是网易云评论数最少的。本来不想收的歌,《百家湖,我们的车窗升起了雾》反倒是评论最多的......

 


Q:新专辑会有巡演计划吗?

蚂蚁先生:12月22日会在我工作过的无锡活塞LIVEHOUSE做场首发演出,巡演要到2018年了。

 

Q:第一次演出和最近的一次演出分别是何时何地?

蚂蚁先生:第一次是大一时系里的活动,弹唱《那些花儿》,唱跑调了。最近的一次演出是昨天在南京欧拉帮朋友做演出嘉宾。

 

Q:现场演出中,最令你享受的是什么?

蚂蚁先生:看到听众跟着节拍晃动身体,那我觉得她已经在我的音乐里了。

 

Q:能否分享下之前难忘的演出经历?

蚂蚁先生:都挺难忘的,每一场演出的细节都能回忆起来。

 

Q:现在越来越多的独立音乐人借助社交媒体进行推广宣传,你是不是也有体验和心得?

蚂蚁先生:挺失败,没什么心得,还是寄希望于下一张写的更好点吧。

 

Q:感谢接受采访,最后还是请对你的乐迷说点什么做结束语可好。

蚂蚁先生:感谢各位的支持,购碟请至新浪微博@蚂蚁先生0326,歌曲试听请至网易云,感谢《我爱摇滚乐》。



蚂蚁先生“这个世界很民谣”专辑首发




『时间』

2017.12.22  20:30

周五


『地点』

无锡南长区太湖大道向阳南路N1955创意区3号楼


『票价』

预售:60元

现场:80元

  


购票方式


或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进入购票页面

演出当日可凭获酒水五元代金券一张